<noframes id="hh979">

    <em id="hh979"><form id="hh979"><th id="hh979"></th></form></em>
    <address id="hh979"><nobr id="hh979"><progress id="hh979"></progress></nobr></address>

    <thead id="hh979"><thead id="hh979"><thead id="hh979"></thead></thead></thead>

    <noframes id="hh979">

    <form id="hh979"></form>
    <noframes id="hh979"><form id="hh979"><nobr id="hh979"></nobr></form>

      <address id="hh979"><address id="hh979"><listing id="hh979"></listing></address></address><address id="hh979"><nobr id="hh979"><progress id="hh979"></progress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<form id="hh979"><nobr id="hh979"><progress id="hh979"></progress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<form id="hh979"><th id="hh979"><th id="hh979"></th></th></form>

          <noframes id="hh979">

          <form id="hh979"></form>

          氏中醫 百年相傳  

          累世十代 再創新生 

          齊魯泱泱,孔孟之鄉。古城陽谷,仁義之里。

          魏氏一族,世居此地,厚德樂善,濟世活人。

          魏氏世代以中醫為業,以養生相傳,亦擅婦科療養之術,精研女性孕育之理。三百余年間,代有傳人。時至今日,魏氏中醫傳承十代積累的精湛醫術,凝為中醫治未防病的調理養療之道,傳承診堂三益堂品牌創立魏氏孕產養護、魏氏金皇妃品牌,傳承300余年魏氏中醫秘制養療經驗,結合魏氏現代養護先進理念,運用精湛嫻熟的技藝,為全民提供專業的各階段系統化中醫養生養療調理方案,傳播正確的中醫養療養護健康理念。

          早在清朝康熙年間,有一位名醫享譽齊魯大地,他便是魏氏醫術的開山祖師魏世芳。他憑借著妙手仁心立足杏林,揚名民間。其后人世代沿襲精湛醫術,秉承著樸實的家訓家風,逐步形成魏氏中醫世家的美名。

          當地百姓多有受益于魏氏醫術,為其立碑“德高望重垂千古,醫理純青傳萬代”。

          魏氏中醫傳至第七代傳人魏法唐,方圓百里,皆知其名。《陽谷縣志》載:法唐幼承庭訓,熟讀精通醫學典籍,獨自行醫后,繼六世家傳,師古而不泥古,尤精于婦科胎、產、經、帶之癥,每日診療患者數以百計。法唐對病人體貼入微,對于貧病交加的患者,常舍藥救濟,甚至分文不取,為人稱道。著有《婦科實驗錄》手稿一部,惜毀于戰火。

          魏法唐之子即第八代傳人魏金鑾,字殿卿,承父志成為一方醫屆權威,著有《魏殿卿醫案》存世。魏金鑾生于1914年,自幼從其父魏法唐學醫,17歲隨其父在三益堂醫館應診,后成為陽谷縣醫院知名中醫,山東省名老中醫。魏金鑾之父魏法唐以婦科延譽于世,魏金鑾師承家傳,遍讀儒家醫囑,如《黃帝內經》、《傷寒論》、《金匱要略》、《本草綱目》等,融匯貫通,尤以婦科見長兼治諸癥,對于產前產后調理及不孕不育,更有獨到的見解與療法。1956年至1957年,陽谷一帶乙型腦炎流行,魏金鑾先后收治陽谷數百例腦炎患者,精心治療,屢見奇效,一時名聲大振。

          懸壺濟世,忠厚待人,醫術精深,厚德高尚,這不僅是魏金鑾的真實人生寫照,也是陽谷當地百姓對魏氏中醫傳人一以慣之的深刻印象。魏金鑾經常訓導其后代與徒弟:“凡來求醫者,不論其貧富貴賤,長幼妍媸,怨仇親友,華夷愚智,應普同一等,皆如至親之想,一心赴救,不得瞻前顧后,自慮吉兇”。魏金鑾生前律徒極嚴,門下數十徒弟皆悉心培育,這些弟子均成為當地醫院醫療骨干。

          魏氏世代皆醫術精湛,亦以女性孕產養療而名。

          時移勢遷,隨著西醫療法的普及,魏氏中醫也與時俱進,攜十代中醫傳人的寶貴經驗,融西醫診療的便捷方式,普濟為懷,專注于身體的健康調理養療養護,傳承診堂三益堂品牌、創立魏氏孕產養護、魏氏金皇妃品牌。

          現代眾多人面臨的各種壓力越來越大,生活作息不規律,長期以往給身體造成損傷,不健康的體質為以后的健康生活埋下了患病的重大風險。這也是造成各種慢性疾病和重癥疾病的原因。不治已病治未病”是早在《黃帝內經》中就提出來的防病養生謀略,魏氏中醫家族希望將祖傳的身體調理養生養療之道,造福于萬千家庭,為更多人提供專業的養生養療服務,傳播正確的養療理念,讓更多人受益于魏氏身體永遠健康,家庭幸福美滿。 

          魏氏集三百余年的積累沉淀之經驗,現擁有科研團隊及優秀專業人才近百人,榮獲國家配方專利百余件,科研認證專屬產品、特定設備儀器近千套;服務技術涵蓋體質調理、身體養護、體態恢復等各個階段,全身各個部位的綜合調理養療項目。魏氏健康管理咨詢有限公司,國家非物質文化品牌,百年魏氏祖傳秘制產品,與時俱進的管理理念,擁有技藝傳承不斷探索創新大愛精神的團隊,造就了魏氏卓而不凡的大健康事業。

          百年魏氏儒醫世家

          厚德樂善護育新生

          文化名城陽谷,地處魯西平原,黃河北岸,是打虎英雄武松的故鄉,浸潤著齊魯的剛健之氣。明代四大奇書之一的《水滸傳》也將故事發生的背景設定在陽谷縣,書中描述了眾多英雄好漢的健康體魄,深諳養生之道。

          事實上,陽谷當地百姓確有喜養生、重調理、美姿容的悠久傳統。其中,諸多百姓都曾受益于魏氏祖傳秘制配方,接受過魏氏獨家的調理養療技藝。傳承十代的魏氏家族,踐行著家族百年魏氏、儒醫世家的理念,享譽陽谷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厚德樂善

          魏家重德,與人為善,待人接物遵循“于己必儉省,于人必樂費”的家規,對前來就醫者也向來秉持這一原則。

          魏金鑾是魏氏中醫第八代傳人,自幼從父學醫,遍讀諸家醫囑,17歲隨其父應診,以婦科見長,并善治溫熱,傷寒諸雜癥,后成為陽谷縣醫院頗負盛名的老中醫,山東省名老中醫。對于婦女不孕癥,更有其獨到之見解與治法。他曾提出:不孕之理大致有二,一曰淤、二曰虛。淤則氣血壅塞沖任不調,如渠道之淤塞;虛則氣血虛弱,沖任不固,如渠道之干枯,此二者不能坐胎,治當以活血化瘀,補氣養血為主,以此為例,用藥調治,常收良效。

          魏金鑾為人正直,忠厚待人,終生以濟世活人為己任。魏金鑾經常訓導其后代與徒弟:“凡來求醫者,不論其貧富貴賤,長幼妍媸,怨仇親友,華夷愚智,應普同一等,皆如至親之想,一心赴救,不得瞻前顧后,自慮吉兇”。

          魏金鑾的高尚醫德在百姓中口口相傳。找他看病的患者都知道,魏金鑾行醫有個習慣,患者尚在排隊等他診治,不管超出下班時間多久,從未說出口讓患者明天再來,因為他知道有的患者從數百里外過來看病,一路辛勞,自己卻要常伴沉沉暮色歸家。每日患者達百人,魏金鑾無不耐心診治。有一次,忙碌一天的魏金鑾,剛剛加班看完最后一名病人,準備下班,就聽到門口傳來對話,徒弟告訴剛到的患者,明天再來吧,魏大夫早該下班了。魏金鑾主動將患者迎進門,沒有絲毫不耐煩,詢問病情中并得知患者系外縣趕來,經過精心診治對癥下藥后方才下班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護育新生

          魏氏雖是中醫世家,以治病救人而知名,在女性孕產調養上亦有造詣。

          據中華書局出版的《陽谷縣志》記載,魏氏中醫第七代傳人魏法唐,承襲祖上六代醫業,尤以婦科見長,善用傷寒大法挽救垂危病人,精于婦科胎、產、經、帶諸病癥。經法唐診療病人,效果立竿見影,法唐因此聞名方圓百里,遠近皆慕名前來求醫。最難能可貴的是,法唐成名后虛心自持,對病人關懷備至,對貧病交加者,常舍藥救濟,分文不取。

          當地曾流傳這樣一個事跡,一日,魏法唐照常在三益堂醫館坐診,一個滿面風塵的中年男子走進醫館,幾乎帶著哭腔說,“魏先生,你一定要救救孩兒他娘”,魏法唐看男子蒼白焦急的臉色,馬上便意識到了患者情況的危急,趕緊先平復男子的情緒,引導他一五一十把事情描述清楚。

          原來,中年男子是遠從河南濮陽,趕著驢車日夜兼程而來。他本是濮陽鄉下的一個普通農戶,人到中年,妻子才誕下一子。由于父母早逝,無人照顧產后的妻子,又加上妻子操勞家務,產后一個月便數病纏身,請了當地的幾個知名醫生看過都不見好轉,家中錢財所剩無幾。妻子身體每況愈下,纏綿病榻數月,旁人都說,“這家媳婦怕是沒治了”。男子在幾近絕望時聽說山東陽谷有個叫魏法唐的大夫,醫術精湛,尤擅婦科,男子得知此消息如獲至寶,他想媳婦或許有救了,于是不顧當時戰亂路途艱辛,連夜趕路前來。

          魏法唐聽過這一番訴說,知病情嚴重,這種緊要關頭用藥更需謹慎,稍有差池可能就會危及性命,于是決定前去親自面診,男子感激涕零。魏法唐就這樣坐上了驢車趕往河南,當時路途遙遠,為了防范沿途肆虐的盜匪,魏法唐身上還帶上了一把菜刀,所幸一路平安無事。見到產婦后,魏法唐精心診治,對癥下藥,綜合調理,不出七日身體逐漸好轉,半月痊愈。

          妻子病愈后,男子感念魏法唐的恩情,常教育兒子:是陽谷的魏先生治好你娘的病,救的是咱一家三口,咱們要好好過日子,日后一定要報恩。后來,男子家境有了改善,逢年過節,男子就從河南到陽谷來魏法唐家拜訪,年老后,讓兒子繼續走動,至此,醫患兩家竟結成了如朋友關系。




          ?
          韩国妈妈的朋友